第63章 惊魂未定的宁风致_斗罗:我八供奉,千仞雪护道者!
笔趣书阁 > 斗罗:我八供奉,千仞雪护道者! > 第63章 惊魂未定的宁风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3章 惊魂未定的宁风致

  第63章惊魂未定的宁风致

  宁风致将瀚海乾坤罩收入了魂导器内,离开了雪夜的房间,来到了外面。

  他故作面色平静的说道:“剑叔,我们走吧。”

  一旁的侍女看了对方一眼,没有看出什么东西,但他知道,这一次,宁风致跟雪夜交谈恐怕不简单,她要将这一件事情告诉少主,让少主有准备。

  宁风致面色平静,甚至平静的有些过分,尘心看出来了一点端倪,但这个时候他没有开口说话,毕竟这里可是天斗皇宫啊。

  现在天斗皇宫内不知道有多少雪清河的探子,要是走漏了消息,就不好了,尘心耐着心中的好奇,跟在宁风致的身边,两人静静的离开了皇宫,上了马车,宁风致也没有开口说话。

  而是面色平淡看着窗户外的风景,直到两人驶出了天斗城的范围,宁风致大口喘着粗气,直接惊出来了一身的冷汗,他究竟都听到了什么,他听到了什么?

  雪清河非雪清河,雪夜大帝看不清了,他已经按耐不住来了,雪夜大帝恐怕要死了!

  看到这一幕的尘心,顿时心中一颤,毕竟宁风致从来都没有表现出来过这个样子,以前的时候,对方都是运筹帷幄,这一次,他看到了惊慌失措的宁风致,甚至说是感受到恐惧的宁风致。

  就算是在四年前,面对武魂殿教皇比比东的时候,宁风致也只是感到难办,可没有害怕对方,现在他看到了什么。

  尘心轻声问道:“风致,风致,你们究行谈了什么,让你竟然如此,如此失态!”

  经过尘心的呼喊,宁风致总算是稳定了下来,扶着额头,嘴里呢喃道:“雪清河非雪清河,雪夜大帝恐怕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他有些感到心悸,仿佛自己触犯了某种禁忌,让他看到非常的后怕,特别是雪夜大帝那一句保护好帝国皇室最后的血脉,让他延续下去。

  这里对方说的是雪崩,那雪清河呢?

  雪清河难道不是帝国皇室的血脉吗?

  难道雪清河并非雪清河,还是说雪清河已经犯下了大逆不道的事情,亦或者雪清河并不是原本的雪清河,雪清河已经被掉包了,还是说雪清河要谋反!

  等等巨量的信息让宁风致脑子非常的混乱,甚至有些后怕,从雪夜大帝房间内离开,一直到登上马车,他都故作非常的平静,宛如当初跟雪夜大帝聊家常的时候,为的就是不引起注意。

  但现在,他脑子乱得很,不管是哪一种可能,在他看来都是非常可怕的,惊的他出了一身冷汗,乃至于现在他都没有回应尘心。

  “风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让你如此紧张,伱说来听听,有我有老骨头,我们会帮你解决麻烦的!”尘心问道,宁风致的状态,让他非常的紧张。

  宁风致沉沉的看了尘心一眼,说道:“剑叔,你说雪清河有没有可能会杀了雪夜大帝,然后登基皇位,成为天斗帝国的皇帝,并对外宣传雪夜大帝死于病症?”

  尘心,闻言一愣,说道:“风致,你在想什么,雪清河怎么可能会杀了陛下,雪清河可是陛下的儿子,最优秀的儿子,只要雪夜大帝一死,对方就是最完美的继承者,虽然有这种的可能,但是不大!”

  他不明白宁风致为什么会问这一句话,但他还是将自己的想法回答了。

  闻言,宁风致想到了雪夜大帝的话,雪清河非雪清河,如果我死了,不要感到意外,他已经等不了,保护好雪崩,让帝国皇室的血脉继续延续下去。

  雪夜大帝有四个儿子,很多个女儿,女儿暂且不说,儿子有雪清河,二殿下,三殿下,还有四殿下雪崩,纨绔子弟,不堪大用。。

  但雪夜大帝的话语,意思明显是没有将雪清河归类到帝国皇室血脉当中,也不愿宁风致多想,毕竟这一句话实在是太有深意了。

  宁风致这时候开口道:“如果雪清河,不是陛下的儿子呢?”

  “如果雪清河不是?”尘心猛然一惊,随后说道:“风致你在想什么,你是不是疯了,从雪夜大帝房间内出来,你就一直不正常,要不是你身上没有其他魂力波动,我都怀疑你被精神类魂技给重创了,你怎么回事?”

  尘心看着现在的宁风致,感到心中有一些急躁,宁风致的表现让他非常的不安,甚至是心悸,他们在屋内就行说了什么,才让宁风致变成了这个样子。

  宁风致没有反驳对方,而是换了一种方式,问道:“剑叔,我是说如果,如果,如果雪清河不是陛下的儿子,他现在又是太子,并且趁着陛下病重,掌握了整个天斗帝国,你说他会不会杀了陛下,从而快速的继承皇位,成为整个天斗帝国的掌舵者?”

  宁风致是一一种如果,可以说是假设,毕竟现在将他所认为的事情说出来,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了,恐怕尘心会感觉他疯了,才会说雪清河不是陛下的儿子。

  自己他们两人跟雪清河认识了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而是很多年了,对方从大殿下,成长到现在的太子殿下,乃至于掌握整个天斗帝国,都在他们的见证之下呢。

  尘心叹了口气,感觉宁风致有些不正常,但还是耐心的说道:“如果,风致你这样说,如果雪清河不是陛下的儿子,并且还掌握了整个天斗帝国,为了快速继皇位,他是有很大的可能这么做的,毕竟杀的人不是他的亲生父亲,他自然不会有什么愧疚感,只要隐藏的好,没有人会发现的,但风致我想说我们说这个真的好吗?”

  虽然不想相信,但经过尘心说出口,宁风致瞬间明朗了,旋即大笑了起来,笑的有些癫狂,他宛若疯癫:“是啊,是啊,如果不是陛下的儿子他自然会在意,没想到我宁风致也会有遇人不淑的时候,我竟然一直都没看出来,好大的一盘棋,究竟谁才是执棋者,我们只是棋子罢了!”

  看着有些疯癫的宁风致,尘心反手就给了对方一巴掌,怒斥道:“风致,你在这里发什么疯,你是一宗之主,荣荣现在还小资历不够,你可别吓我!”

  被抽了一巴掌,宁风致瞬间就清醒了,他面色冷静,说道:“剑叔,回去的时候我跟你说。”

  说完,宁风致就安静了下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ge.cc。笔趣书阁手机版:https://m.bqsg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