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会长大的幸福(6)_枯木逢春
笔趣书阁 > 枯木逢春 > 第52章 会长大的幸福(6)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2章 会长大的幸福(6)

  !--go--会长大的幸福(6)

  从小到大,褚默鑫听过无数次女孩子的表白。喜欢就上520。

  老实说,温柔的这句话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褚默鑫从来没想过真的和温柔在一起。

  当初那么调-戏她,目的也很纯粹,只是想给自己找个消遣。没想到温柔竟然当真了。他还是挺意外的。

  褚默鑫低头看着她,耸肩笑了一声。

  “调-戏了你一段时间而已,你还当真了啊。我一大男人都忘了。”

  他的声音和以前一样,连说话的语气都是温柔最熟悉的那种。可是说出来的话却那么绝情。

  温柔觉得自己就像被人打了几个耳光似的。

  好不容易堆砌起来的勇气被褚默鑫的一句话弄得轰然倒塌。

  温柔的眼眶越来越酸,过了几秒钟,她开始抽泣。

  这个时候,褚默鑫的手机响了。是刚才那几个朋友在催他,因为之前约好了晚上一起去吃饭。

  褚默鑫挂了电话之后,走上去拍了拍温柔的肩膀。

  他对她说:“我那会儿是跟你闹着玩的,别当真。大不了我跟你道个歉,是我混蛋了。那什么,我还有事儿,先走了。你明天考试加油。”

  褚默鑫一般情况下是绝对不会和女孩子发脾气的。所以即使是碰上了这样的状况,他也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烦。解释清楚过后才转身离开。

  ……

  温柔看着他的背影,眼泪流得越来越凶。想憋回去却是徒劳无功。

  褚默鑫用一句“我和你开玩笑的”就把他们两个的关系撇得一清二楚。

  温柔原本以为,他好歹是有点在乎她的。

  根本没有人知道她说服了自己多少回才敢和褚默鑫说出那句话。

  温柔浑浑噩噩地回了家,放在床头准备睡前看满分作文,她一整夜都没有再翻开。

  她窝在被子里哭了很久,哭累了才睡过去。第二天早晨肿着眼睛去了考场。

  高考的第一门是温柔最擅长的语文。

  平时考试她的语文成绩都在一百三十分以上。考前语文老师还跟温柔说过,如果阅卷的老师手松一点儿的话,她说不定能考一百四。

  温柔本来对语文是信心满满的,但是这一次却怎么都没办法身心投入地做完一套题。

  最后收卷的时候,她的作文只写了一半。

  从考场走出来,温柔又哭了。

  她知道,老师和家长口中的命运的转折点,已经被她毁了一大半。

  ……

  剩下的三门大课,温柔都是用这种状态过来的。

  最后一门文综考完之后,温柔在考点碰见了褚默鑫。

  他怀里搂着隔壁班的那个女生,流里流-气地凑到她耳朵边上说了一句悄悄话,然后那个女生很害羞地捶了一下他的肩膀。

  温柔停下脚步一直看着他们两个人走远,心里说不出的苦涩。

  在炎热的六月,温柔的初恋以失败告终。

  也是在炎热的六月,温柔查到了自己的高考成绩:五百四十分。刚刚过一本线,根本就不是她平时的水平。

  父母和老师都对她很失望。听着他们恨铁不成钢的责骂,温柔突然觉得自己很不争气。

  本科一批报志愿的时候,温柔直接选择了放弃。三栏全部都空着。

  她花了一个下午把高三用过的所有资料整理好,之后对她爸妈说了她的决定:复读。

  他们一开始是不赞成的,因为下一届已经课改了,很多内容都是温柔没有接触过的。如果她复读,基本上等于重新念一次高中。

  但是温柔已经下定决心了,死活都不听劝。

  就这样,温柔又回到了学校,开始了第二年的人间地狱生活。

  高考成绩出来之前,褚默鑫每天都在外面玩儿。

  成绩出来的凌晨是禇默语帮他查的,他听到自己过了三本线的时候兴奋得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起来,惹得禇默语一阵嫌弃。

  不过褚默鑫真挺高兴的,考试的时候他好多地方都没有写。

  本来他都做好上专科的准备了,最后居然过了本科线。他能不高兴么。

  “咱爸说只要我考了三本就给我买辆车。卧槽,简直就是老天有眼啊。”褚默鑫兴奋得捶床。

  “老天可能是用屁-眼看你的。”禇默语瞥了他一眼。

  ……

  高中毕业,班上的同学分散在全国各地。

  八月底的时候,班上举行了一次聚会。全班只有温柔一个人没有过来。

  那天晚上,褚默鑫从班上的同学那边听说了温柔高考失利的事情。本来想打电话安慰下她的。

  可是后来他喝多了,第二天睡醒了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过了三四天,褚默鑫就正式开始了他的大学生活。

  因为他学的专业没有几个男生,他又长得帅,刚去第一天,褚默鑫就被班里的女孩子搭讪了。

  大学第一年,褚默鑫基本上把整个专业的女孩子都调-戏了一遍,他也因此变成了学院的风云人物。

  时光飞逝,第二年的六月来得气势汹汹。

  温柔再一次踏进了考场,这一次,她很平静。平静得眼神都有些木了。

  这一年,她熬得无比艰难。课改之后的进度她跟得很吃力。她几乎是废寝忘食地在学,整个人瘦了一圈。

  为了节省时间,温柔把头发剪得很短很短。

  她没有再穿过裙子,也没有再照过镜子。

  她以为自己改掉了以前全部的习惯,就不会再想起褚默鑫。

  嗯,白天的时候是不会想起来的。可是晚上还是梦到他。

  梦里全部都是他们最美好的那段回忆。

  每一个梦到褚默鑫的夜晚,温柔的眼角都会有泪水慢慢地溢出来。

  这一次高考,温柔发挥得很稳定。但总归是没有系统地学习课程,她的高考成绩去不了香港大学。

  报志愿的时候,她妈妈长长地叹息一声,遗憾地说:“要是你去年发挥好了,现在肯定在港大了。哪里需要再受一年的罪……哎,说起来这也是命。”

  温柔知道,妈妈对她很失望。但是她没有开口道歉的勇气。

  报志愿的时候,她按着父母的要求报了。最后拿到了首都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一切尘埃落定,温柔带着新生的希望踏入了大学的校园。

  她认识了新的朋友,新的同学,参加了一些社团活动,跟着学长学姐们出去支教了几回。

  到了大学之后,温柔基本上没有再想起过褚默鑫。

  那段自以为是的恋爱和被他侵-犯调-戏的曾经,被温柔藏在了心底最阴暗的那个角落。

  她想,褚默鑫大概再也不会在她的生命里出现了。

  忘记了也好,人总是要往前看的。

  大学的这几年,温柔的性格比之前开朗了很多。

  她不再像以前一样畏首畏尾,人际交往方面也有了很大的进步。一切都在平稳如常地进行着。

  ……

  大三的暑假,温柔找了第一份兼职:家教。

  温柔教的是一个马上要升高三的男孩子,十六七岁的年纪,个子很高,和褚默鑫差不多吧。

  更巧的是,他也姓褚。

  他的名字叫褚衍玺,念起来的时候有点绕口,但写出来很有气质。

  但是褚衍玺这个孩子一点儿都没有文质彬彬的气质。他的性格很直接,脾气也比较躁,经常做题做到一半儿就把笔摔到一边爆-粗-口。

  温柔为此和他谈了很多次,褚衍玺也在改。

  这天,褚衍玺很快就把温柔留下来的几道数学题解出来了。并且破天荒地全部都做对了。

  温柔检查的时候惊讶到不行,“今天怎么表现这么好啊。又快又准。你能保持这个状态吗?”

  褚衍玺得意又臭屁地笑着:“那当然了,其实平时我都是故意做错的,就为了看你生气。”

  “……你这么恨我啊?褚衍玺同学,我哪里得罪你了吗?如果你对我有意见可以直接提出来,是我的错我肯定会改的。”

  温柔也是半开玩笑着说出这番话的。

  褚衍玺摇了摇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卧室的挂钟,然后从凳子上站起来,很正式地对温柔说:“额,那什么……待会儿我堂哥要过来,反正你也没到下班时间,要不一块儿坐下来聊聊?”

  褚衍玺说完之后又干笑了两声,抬起手来拍了一把后脑勺。

  妈的,怎么一正儿八经跟温柔说话他就结巴。

  好歹也是一条汉子,怎么就这点儿出息!

  不过温柔并没有注意到他的不对劲儿,欣然答应了他的提议。

  她想,多认识一个朋友也没什么坏处。

  褚默鑫一路上收到了十几条短信,都是褚衍玺发来的。内容也一模一样,全部都是催他快点过来的。就跟催命似的。

  褚默鑫一边看短信一边进门,“老子差点儿被你的短信给催死。”

  温柔原本坐在沙发上和褚衍玺说说笑笑,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她嘴角的笑意瞬间消失。

  艰难地抬头,下一秒就看到了那张曾经折磨了她几百个日夜的脸庞。

  温柔的脸一下子就白了。

  褚默鑫自然也看到了温柔。不过他是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她的。她和以前好像有点儿不一样了。

  好像是瘦了,又好像是长高了。反正和高中那会儿不一样。

  “哥你终于来了,我给你介绍啊,这就是我的家教。温柔老师。”

  褚衍玺拉着温柔的胳膊走到褚默鑫面前,笑着给他介绍:“此处温柔为名词。”

  褚衍玺这么一说,褚默鑫才想起来他喊自己过来的目的。

  昨天晚上打电话的时候,他好像是这么说的:“哥,我好像喜欢上我妈给我找的那个老师了。”

  “她太漂亮了,简直就是我的女神。你赶紧教教我怎么追女孩子,我想追她。要不你明天过来给我鉴定一下,看看她这样的性格该怎么追。”

  褚默鑫当时还笑着调侃褚衍玺终于开窍了。

  过来的路上他也在想,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才能把褚衍玺这块儿朽木给雕成工艺品。

  看到温柔的时候,褚默鑫一下子就把这事儿抛到九霄云外了。

  要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都不信,他高中时候调-戏过的学霸同桌,现在居然变成了他堂弟口中的女神。

  这种狗血的戏码老天爷居然分给他了。

  褚默鑫垂眸看了一眼他们两个拉在一起的手,心口突然涌上来一阵醋意。

  他收回视线,对褚衍玺说:“哦,这就是你喜欢的那个女的。褚衍玺,我劝你还是算了吧。她可能根本没你想得那么好。”

  褚默鑫这么一说,褚衍玺就不高兴了,立马反驳他。

  “你凭什么看不起她!我就是喜欢她!不管她怎么样我都喜欢。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喜欢那种不正经的女孩子啊……”

  温柔愣了一分多钟才反应过来褚默鑫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然后她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这样毫无预兆的重逢本来就是在挑战她的极限。如果褚默鑫装作不认识她,温柔心里可能还会好受一些。

  可是他偏偏要说那句话讽刺她。褚默鑫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讨厌。

  温柔不想在他们面前哭,她吸了吸鼻子,甩开褚衍玺的手,走到沙发前拿了自己的背包之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连告别的话都没有说一句。

  褚衍玺看温柔这样,立马就着急了。正要跑出去追,就被褚默鑫拦住了。

  他说:“在家好好学习吧,我去给你哄。”

  ……

  褚默鑫很快就追上了温柔,他停下脚步挡在她面前,像以前一样歪着头笑眯眯地看着她。

  温柔被他的笑容弄得愣住了。恍惚间好像回到了青葱岁月。

  那些堆在角落里快要枯死的回忆突然像起死回生一般疯长。

  甜得冒泡的美好瞬间一点点地涌入脑海。

  记忆中的笑容渐渐地和面前的这张脸重合在一起。

  温柔猛地回过神来,抓紧手中的背包抬头看向褚默鑫。

  “麻烦你让开一下,我要回去了。”

  她的声音听起来很不耐烦。褚默鑫听过之后却是扬了扬嘴角。

  他抓住她的肩膀,低头凑近她的脸,笑着说:“几年不见,你现在脾气很大啊。”

  褚默鑫靠近的时候,熟悉的气息铺天盖地翻涌而至。

  他身上的味道和以前一样,但是她现在闻到那个味道之后已经不会打喷嚏了。

  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温柔的心跳不停地加速。就在她快要沉沦在甜蜜的回忆时,一阵冷风吹过,她打了个寒-颤,一瞬间清醒。

  然后温柔又想起了那年高考前夕失败的表白以及褚默鑫冷淡的态度。

  想起了褚默鑫突然不理她,和隔壁班那个女生在楼道里接吻。

  想起了高考结束的时候褚默鑫搂着那个女孩子从她面前走过的时候心底的绝望。

  这些过去全部都在警告她:离褚默鑫远一点儿,她玩不过他,最后受伤的还是她自己。

  想到这里,温柔一把甩开了褚默鑫,她正准备头也不回地离开,褚默鑫却再次拽住了她。

  “亏我弟弟还说你人如其名地温柔,现在怎么变这么野了?”

  褚默鑫死死地搂住她,轻咬-了一口她的耳-垂,“还在因为当年的事情怪我,嗯?宝贝儿你怎么这么记仇?”

  “褚默鑫你放开我。”温柔不停地挣-扎着。

  褚默鑫这种若无其事的态度,让温柔更加生气。

  嗯,是她记仇。是她小心眼。不然怎么会被他放在心上这么多年。

  褚默鑫看到温柔的反应之后笑得更开心了。

  几年不见,这姑娘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他都有点儿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接受她的表白了。

  这么一想,褚默鑫直接拉着温柔把她关到了车里。温柔一路上都在反抗,不过都被褚默鑫制服了。

  坐在车里的那一秒,温柔有些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一滴眼泪伴随着这个动作悄然滑落。

  褚默鑫看到之后,抬起手来轻轻地为她擦了擦脸颊。

  “爱哭这一点倒是跟以前差不多……这位美女,别哭了啊。再哭就不是美女了。”

  这几年,褚默鑫油嘴滑舌的功夫原来越厉害了。

  想想也是,上大学之后漂亮的女孩子那么多,他肯定没少交女朋友。

  温柔厌恶地拍开他的手,“我们没有那么熟。别这么和我说话。”

  “不熟吗?噗,你怎么这么矫情。”

  褚默鑫在她胸-上放-肆地捏了一下,眼神越来越炽-热。

  “我怎么记得咱俩那会儿除了没cha进去别的事儿都做了?啊不对,好像cha进去过,你说太疼了,我就没忍心继续了。难道是我记错了?”

  “……你说够了吗?”

  温柔用力地掐着手心。因为褚默鑫的这番话,她的脸已经涨-得通红。

  褚默鑫看她又气又羞的样子,脸上的笑意更深。

  他拉着她的衣领将她往前拽了一把,手紧接着伸-到了她的衣服里,抓住她一边的一团肉用力地揉-捏。

  “说够了。接下来就该摸-了。”

  “你瘦了啊姑娘……”褚默鑫贴在她耳边调侃:“胸都小了。以前一只手抓不住的。”

  作者有话要说:t-t

  小麦好像还是和以前一样是金黄色的。内什么,下章可能,可能,可能有你们期待的第一次啊哈哈。

  今天写得好慢啊而且好困。我先去睡会儿。睡醒了再写《阿兹海默》的更新。更了以后微博通知~

  呃。上章留言和积分也等我睡醒了再送哈。么么哒各位。

  谢谢^_^。

  sophiexu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1-0513:01:33

  阿拉蕾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1-0513:43:16

  talay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1-0516:47:12

  音乐与蜜桃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1-0518:54:43

  小花一朵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1-0521:52:57!--over--更新速度最快!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ge.cc。笔趣书阁手机版:https://m.bqsg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